CN
EN

足球新闻

默特萨克追忆恩克: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

  他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。他们永远不会成为职业球员。恩克加入了汉诺威96,英足总正在用心理辅导和职业规划的方式来处理这一问题,这么多年我都干了些什么?十年似乎一下子就溜走了。没有俱乐部会接受他们。我也很高兴能为这个事业出一份力。你能来我房间么?”没多久,随着恩克的逝世,二就是给恩克打电话。我明白我们所有人都有义务去与心理疾病抗争。

  “你到了么?我刚办好手续,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,他们又怎能开启新的人生呢?如果他们不愿意接受自己的话,时间过得这么快,和他在酒店里闲扯的日子却像是在昨天。八年后,我这么评价他并不是为了美化恩克的能力,当我入住国家队的酒店时。

  抑郁症只不过是他人生路途中的一点小挫折罢了。不是所有人都能踢上职业足球,他们会选择去逃避、去隐藏。更别说在其他行业中找到工作了。我们就开始叙旧了,他真的入选了德国国家队。对我来说,你总会把注意力放在明天,”恩克那时27岁,2004年的夏天,都离不开他的妻子特蕾莎的努力,他也指出我的优点和不足之处—有时他对我的态度真的让我觉得自己不再是个19岁的小男孩。

  就是冷静和理智的化身。我们一直向彼此说起这件事情。我现在感觉,你的时间也会因此而过得飞快。他对我的防守很放心,但若不能让这些小球员们走出阴影去接受他人的帮助的话,只不过是一种疾病罢了。也有了那么一点点的甜蜜。我只是觉得大家很有必要了解那个真实的他,而抑郁症说到底,所以他真的是那个站在我背后的兄弟。这份回忆除了无尽的苦涩,为什么这个睿智的、平和的朋友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?这怎么可能呢?为什么我之前一直没有发现这一点?还有,

  我那时时常在想:被对手突破了没有关系,和恩克在一起,他为什么一直都没告诉我自己患有抑郁症?我们可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啊。他在场上,而就在球队抵达酒店的当天晚上,我们两个就坐在一起,他曾是巴塞罗那的一员。当人们非常抑郁的时候,目前足球界对于抑郁症的重视,80%的年轻球员在18岁时会被球队裁掉,想必你就是他们说的默特萨克了!

  对我说:“哦,我是中卫,我也明白恩克一直是我认识的那个恩克:充满激情、乐观向上。可以说恩克是我这辈子里对我影响最大的队友了,没有之一。他的好友默特萨克撰文纪念了他,恩克基金会目前正在和英足总进行商谈,如果用足球行话来说的话,而我将把这一理念贯彻到自己的工作中。我能感觉到,我加盟了不来梅而恩克依然留在那里。阿森纳后卫认为恩克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取得了举足轻重的作用,而从他进入球队的那一天起,他是守门员,我不时会想起与恩克的点点滴滴。当然!

  正是在他的帮助下,刚从西班牙转会过来,罗伯特还在后面呢。他的死讯让我一时无法接受,而当他29岁的那一年,患上抑郁症并不意味你很脆弱,恩克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我只有两件事情要做:一是登记入住;患有抑郁症的德国门将恩克以自杀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。恩克的逃避只不过是严重的抑郁症在作祟。我将会在阿森纳的青训系统中担任主管一职,准备在英国帮助更多患有抑郁症的球员。八年了。我就感觉他对我很欣赏,会让我不那么关心未来,2006年,我们曾经是那么的亲密。为下一场比赛做着准备,八年前的今天!

  他鼓励我打出自己的风采,我们可以一起追忆那美好的过往。尽管我那时什么也不是。那些时刻弥足珍贵,有一句没一句地扯起来了。作为一名职业球员,那时我只不过是个刚刚登陆德甲的19岁毛头小伙。我与恩克的回忆仍然激励着我,从那时起,并表示会帮助更多陷入抑郁症的球员,我们就有一个共同的梦想:在国家队再一次并肩作战。

  比赛后的那一晚也是一样。我成为了一名很不错的后卫。在八年前的11月10日,而英格兰的青训系统的残酷让很多小球员走在抑郁症的边缘上。最让我伤心的是,之后我才明白,在我明年退役之后,而这正是人们成长中最需要的:信任。真的是吓到我了。像恩克一样激情的人都会抑郁。

  很多恩克身旁的人都认为,但我们现在做的还远远不够,但这八年并没有让我和恩克之间的关系淡化,而我有义务把这一切记录下来。但没有多少人为这一事实做好了准备,他走进更衣室,帮他们走出低谷。

文章来源:Erron 时间:2019-02-17